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225|回复: 1
收起左侧

网友再次热议:南街村是不是社会主义?

[复制链接]

141

主题

201

帖子

74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49
尘封 发表于 2017-11-4 20: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探索者:南街村是社会主义?一个村子的老板开办工厂雇佣本村村民,最终所得利润归为老板是剥削。一个村子的集体企业雇佣外来务工人员却仅仅得到了微薄工资,而本村的村民不仅可以得到工资还可以享受这个集体企业所获得的分红,同样也是剥削。这是一个怎样的剥削形式呢?这是整个村子的村民集体共谋剥削外来务工人员的行为,是一种集体资本家行为。哪里看到社会主义影子,只不过是由个人资本家变成了集体资本家而已。即一种由个人剥削演变成了集体剥削的行为。


我们看问题不要看表象,而要透过表象看本质,不要说南街村是集体所有制,即便是全民所有制,他们的这样做法也不能称为社会主义。

我们想像一下,倘若中国某个国营企业到越南招工,使这些越南女工在中国的国营企业里每天工作12个小时,却仅得到微薄的仅够糊口的工资,而企业利润全部被国家以及中方人员获得,这些越南女工合同期满后被遣送回去。事实上,很显然这些越南女工是被中国企业以及相关中国员工给盘剥了。是一种剥削行为。一种中国公司和员工集体剥削越南女工的资本家行径。

今天在南街村的外来务工人员正是如此。

看一个企业是不是社会主义性质,不取决于这一所有制的外在表象,而要看它本质上存不存在剥削,无论这一剥削是对内部还是外部。

所有制形式仅仅可能保障剥削不存在,但必须注意,那仅仅是一种“可能”,而并不必然国营企业或集体企业就必然不存在剥削。

我们不要拘泥于所有制形式,要知道,马克思主义者要实现公有制的目的不是为了实现公有制而公有制,而是为了通过公有制废除资本法权以达到消灭剥削之目的。倘若达不到此目的,公有制就丧失了马克思所要提倡的那个意义——没有剥削的意义。

你南街村实现了这个目的吗?剥削本村村民是剥削,难道集体剥削外来务工人员就不是剥削吗?

历史上包括英国在内的殖民国家有多少国营企业剥削殖民地人民,难道仅仅因为这些企业的国家属性就能说是社会主义?

今又重阳:你让在生产一线从事繁重劳动,领取微薄工资的外来务工者说说南街村的”社会主义公有制优越性“?

蚯蚓成精:对事物现象的分析,不仅要用唯物主义的态度,而且还要用辩证法的态度。只有用唯物辩证法去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才是马列毛主义提倡的方式、方法。仅仅强调唯物主义,不符合马列毛主义的认识论。
   事物的发展变化是必然的,没有不变的东西。没人有否认南街村抵制分田单干的积极意义,更没人否定南街村人艰苦奋斗的创业过程,也没人否认南街村人宣传毛泽东思想的积极意义。既然事物总是要变化的,那么就不能拿起点正确去证明终点正确。事物发生发展总是依据唯物辩证法的规律在运行。事物的质变跟量变是不同的,量变是同质事物的变化,质变就是事物的性质发生了变化。南街村的问题不是贵站编辑所说的探讨它跟真正共产主义的距离。它跟共产主义没有可比性,不同质的事物是不能类比的。这是最简单的逻辑常识。南街村具有剥削性质后,它就发生了质变。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学说,就是要消灭一切剥削。只有私有制才会存在剥削(南街村集体经济的性质革命导师们已经有过明确的阐述界定,这里不再赘述)。现在的南街村股份公司,也是一种资本主义经济体。有剥削并不奇怪,可是奇怪的是有人硬要把它说成是社会主义跟共产主义,这是对马列毛主义的肆意歪曲。

商品上反对假冒伪劣,在政治上更要打假,不然会迷失正确的方向。

流云:南街村最大的实际作用在于导致了改良主义的膨胀。其共产精神则日渐成为一种招财进宝的噱头。它的积极意义只剩下和小岗村比高下。后者成为历史的讽刺。南街村的出现有一定历史意义,也仅限于此。简凡自己也说不要拔高和贬得一钱不值,但其无疑是拔高了,一不小心就上升到后患无穷、破坏团结的高度了。为什么不考虑其更大的改良主义负面影响呢?

悠悠长江:不是反对南街村在当前条件下这种赚钱生存方式,而是明明存在着剥削,允许剥削的长期存在却还打着“社会主义新农村”、“共产主义小社区”的旗号,这样是玷污“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啊,明白吗!你可以说这是一个目标,但不能说现在就是!

冰凌花:对南街村必须予以否定

   对南街村是予以肯定还是否定呢?这是个必须回答的问题。肯定就是肯定,否定就是否定,不能站在折中主义的立场,搞中庸之道。中庸之道貌似折中,实则是对南街村的肯定。
       对南街村予以肯定,就是说南街村是社会主义的模式,既然是社会主义的模式,当然就可以借鉴,就可以推广,不可“复制”一说,完全是欺人之谈。
   如果南街村是所谓“社会主义集体化”的模式,那么,就等于承认在资本主义社会的历史条件下,也可以产生社会主义集体化经济,甚至是什么“共产主义小社区”。那么,就等于承认在资本主义社会的历史条件下,也可以在局部建成社会主义,从而得出在资本主义社会的美国也可以局部建成社会主义这样荒谬的结论。也就是说,不用暴力推翻资本主义社会也可以建成社会主义,尽管是“共产主义小社区”,但是,可以推而广之,--这岂不是变相承认资本主义可以“和平长入社会主义”的修正主义谬论?
   列宁指出:集体经济的性质是国家的政权的性质决定的。列宁说得完全正确。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集体所有制企业的性质,是由什么决定的?主要是由政权性质决定的。如果这个国家的政权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那么集体所有制企业的性质就是社会主义的性质。如果这个政权变质了,变成资产阶级的政权,那么集体所有制企业的性质也必然变成资产阶级所有制。南街村的企业实行的是“按劳分配”吗?不是的,是雇佣制。南街村农民工的工资甚至比富士康农民工的工资还低。就凭这一点,也不能认定南街村的企业是什么“社会主义集体所有制”企业。判断一个企业是否是社会主义性质主要看两条:一条是看企业的经营管理,是不是贯彻社会主义原则;另一条就是看工人群众在企业里是不是当家作主。在实行雇佣制的企业,是绝然不会贯彻这两条的。
   《共产党宣言》在“批判的空想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一节中指出:“他们拒绝一切政治行动,特别是一切革命行动;他们想通过和平的途径达到自己的目的,并且企图通过一些小型的、当然不会成功的试验,通过示范的力量来为新的社会福音开辟道路”。“因此,他们一贯地企图削弱阶级斗争,调和对立。他们还总是梦想用实验的办法来实现自己的社会空想,创办单个的法伦斯泰尔,建立国内移民区,建立小伊加里亚,即袖珍版的新耶路撒冷,——他们就不得不求助于资产阶级的善心和钱袋。”
    肯定和否定南街村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是涉及到是用暴力推翻特色反革命修正主义叛徒集团的统治,实现无产阶级专政,重新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和社会主义集体所有制的大问题。真正的革命者,绝不会用南街村这个小深圳来麻醉自己的神经,从而放弃无产阶级暴力革命。——暴力革命万岁!

wqa425016795:难道部分群众认为南街村是社会主义,我们为了所谓团结、就放弃马列毛主义最基本的理论观点吗?!也承认他们是社会主义吗?!否认它是社会主义的观点恰恰做到了从实际出发,做到了理论联系实际;只有从实际出发,才能向群众宣传什么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只有纠正了错误观点,才能引导群众认清什么是真正的社会主义以及共产主义。只有认清了社会主义以及共产主义。才能建成社会主义。无论XX是什么样目的!无论XX有多么好的愿望!肯定它、部分肯定它、有目的肯定它或者权宜之计的肯定它是社会主义的观点,恰恰是一种脱离现实的做法,我们不能臆造一个社会主义向群众宣传,这种采用欺骗的手法来宣传社会主义,往往属于小资产阶级思想的做法。另外,极“左”更是一个实践问题。我认为极“左”更准确、更科学的解释是形左实右,由于立场问题,走资派和资产阶级在真理面前,他们往往把真理向前再推一把,把真理变成谬误,用这种卑劣手法欺骗人民,而我们应该慎用之!

深山大石:毛主席没有用过“极左”这个词吧?“极左”这个词,就是官僚主义者阶级、走资派、特色统治阶级、特色保皇派、右派用来诋毁污蔑毛主席革命路线的用语。请XX用马列毛主义基本原理分析南街村的性质,不要用恶毒的词语攻击自己的同志。

其实,稍微有一点马列毛主义基础知识的人,都知道南街村不是社会主义,它就是一个资本主义的经济组织。XX也知道。只是XX觉得继续把南街村打扮成社会主义,对宣传马列毛主义有利,其实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只会适得其反!

“集体农庄是合作制的一种形式。关于合作制的性质,马克思主义者从来不是孤立地加以考察,而是把它同一定的国家政权和占统治地位的经济形式联系起来考察的。列宁在《论合作制》一文中明确指出,并不是任何一种合作社都是社会主义性质的。列宁说:“毫无疑问,合作社在资本主义国家条件下是集体的资本主义组织。”④现时相当一部分资本主义国家都有一些消费合作组织或生产合作组织,但那些合作组织都是按照资本主义原则经营的,实际上是一种资本主义经济。空想社会主义者欧文曾在资本主义国家办过合作社,但是在资本主义经济的排挤下,也很快就瓦解或变质了。只有在无产阶级专政国家和社会主义国营经济的领导和帮助下,社会主义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的合作组织才能建立起来,并得到巩固和发展。斯大林领导时期的苏联集体农庄,就是这样的社会主义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的合作组织。”

一一摘自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第一篇第一章第三节1976年版

流云:其实南街村的本质再好理解不过。它既非梁山泊,也非袁王井冈山;自它从草创变身资本的那一刻起,它就成了剥削集团,成了不折不扣的文明土匪,而不管它的内部是论称分金银还是三六九等论资排辈(集体所有还是私有)。因为它剥削榨取的是广大劳动人民的血汗(外来工的剩余价值仅是其利润的九牛一毛),而不是劫富济贫行侠仗义。这就和过去打家劫舍的土匪无异,所不同的是采取文明的方式,鼓吹的是共产主义。可以设想,假如梁山泊搞的是打家劫舍的勾当,还有什么正义可言?打劫是土匪,富士康南街村就不是土匪窝子了?同样是吃人,信毛爷还是信基督有区别吗?
    根本就不是剥削几个外来工的事儿!哪怕南街村生产全面智能机器人化,工人全部村民化,也同样是土匪窝。当然,这是整个特色造的孽,责任并不要南街村民来承担。后者只是顺势而为同流合污而已。没有哪个脑袋特别灵光的极左要去消灭他们。
    我们的叶赛宁们很容易为表面的光环而激动,但希望在残酷的真相面前不要晕厥。

    在吃人的社会里能怎么办?要么吃人要么被吃,此外就只能去消灭吃人的社会。王宏斌选择了抱团吃人,加盟了剥削阶级集团,如此而已。这个毋庸讳言。王宏斌有一定的觉悟,但未上升到更高的境界。我们不苛求其人其事,只对崇拜其人其事的有意于社会政治斗争的人加以警告。正因为南街村只是一个不够觉悟的集体,它的剥削才能得以被谅解。反之,如果王宏斌们自以为得计,并大力鼓吹自己的路线,积极参与特色统治,那么,他们就会走上一条不归路,最终会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从目前看来,南街村还只是一个经济体,它的政治光环是保救改良派人为加上去的,至于将来会不会被后者所误导,尚未可知。这正是革命派需要特别警惕的地方,在这种转折关头,革命派的批评是对它的挽救。虽然这种批评声对南街村本身来讲只是微风拂树,但在革保舆论场,却不无标志意义。

196

主题

664

帖子

2033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033
花果山矿工 发表于 2017-11-13 21: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集体农庄是合作制的一种形式。关于合作制的性质,马克思主义者从来不是孤立地加以考察,而是把它同一定的国家政权和占统治地位的经济形式联系起来考察的。列宁在《论合作制》一文中明确指出,并不是任何一种合作社都是社会主义性质的。列宁说:“毫无疑问,合作社在资本主义国家条件下是集体的资本主义组织。”④现时相当一部分资本主义国家都有一些消费合作组织或生产合作组织,但那些合作组织都是按照资本主义原则经营的,实际上是一种资本主义经济。———

如果有网友对南街村感兴趣的,可以用列宁主义的《论合作社》来衡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解放区评论网

GMT+8, 2017-11-21 10:39 , Processed in 0.032411 second(s), 8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